【家风·传承】父亲的“严”_ 新闻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3

  原标题:【家风·传承】父亲的“严”

  在纪念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的日子里,我情不自禁地怀念起我的父亲,想起了他的“严”,回味他给我的爱。

  父亲是铁道部队的一名军人,我小时候住在部队大院里,但从来不敢跟父亲亲热,他的一身戎装和一对浓眉大眼,在我幼小的心中形成了一种无形的“威力”。

  部队大院里每天清晨都会准时响起起床号。起床号一响,我便得在父亲的“逼迫”下赶紧起来,跟在战士们的出操队伍后面晨跑。夏天还好,到了冬天,外面漆黑一片,冷风呼呼,我就特别想睡懒觉,偶尔我会趁着父亲匆忙出门、疏忽了对我的督促,假装睡着了,赖在床上不起来,却总是被他返回来时重重的敲门声给“惊醒”。我曾反抗过父亲的这种“专权”,冲他吼过:“我又不是你的兵,凭什么要我跟战士一样出操!”然而反抗根本无效。父亲目光一扫,说:“号声就是命令,一切行动听从指挥!”

  那时候,父亲的严让我吃尽了苦头,但同时,却让我在老师那儿尝到了甜头。由于每天早上锻炼,体弱多病的我体质逐渐变好了,生病请假误课的次数减少了,严格自律意识增强了,成绩也随之扶摇而上了。老师为此常常夸赞我。可是每当我取得优异成绩、美滋滋地拿着奖状向父母报喜时,父亲却总是严肃地告诫我:不要骄傲自满。要脚踏实地。你还可以做得更好。

  初中毕业那年,父亲转业到了家乡。没有了军装、领章、帽徽和吹号声,但他的“严”丝毫不减。

  父亲在单位负责铁路工程技术和运输工作,对细节要求非常严格。常常为了一个数据,他架着一副高度近视眼镜,趴在桌子上查阅资料、反复计算、绘图直至深夜。每次家人劝父亲早点休息时,父亲总是说:“技术是细致活,每一个环节都不能有丝毫大意,一个零件有问题,就得倒推回去,否则后果不堪设想。”

  工作中,父亲处处留心。即便是在领导岗位上,父亲也时常下到现场收集第一手资料,及时做好备忘记录。他有一本《工程记录》日记本,是蓝色硬壳封面的,用透明胶带粘着,里面写满了父亲工作中的各类技术数据资料,一一标注,图表清晰,犹如一本精选的工具书。有一次,企业技改工作遇到了瓶颈,亏得从父亲这本《工程记录》中找到了一些数据资料,寻到了突破口,顺利将这项技改项目完成了。大伙儿都夸父亲:你这个记录,可帮了我们大忙!

  父亲一辈子都在严格要求自己。那年夏天的一个晚上,外面下着滂沱大雨,父亲不放心工地上的一切,坚持骑车到了项目现场。等他指挥完了工作,骑车往家赶的时候,他的心脏病突然发了……从此,我永远失去了我的父亲。

  如今,我在街道的一个社区担任纪检委员,这份工作首先体现的就是一个“严”字:自己要谨守清正廉洁,严于律己;在监督执纪时,要勤动嘴,勤跑腿,严谨细心,逐项核对,求真求实,确保各项惠民利民政策落实到实处;而在对待他人的违规违纪问题上,要勇敢担当,义正辞严。我想,只有这样,才能充分发挥一个社区纪检委员的作用,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。

  父亲虽然已去世多年,但他“严”的家风,已经融入了我的学习、工作和生活,也必将一直指引着我在人生的道路上不断前进。(湘潭市岳塘区建设路街道湖湘社区 杨宁莉)